201747

 

201747日周五,关岛观光局举行了德国巡洋舰SMS科尔莫朗II号沉没100周年的纪念活动。SMS科尔莫朗II号于19141214日首次抵达关岛阿普拉港。由于一路不断躲避太平洋上的日本战舰,疲惫不堪,船上的煤炭也已经消耗殆尽。当时美国并未参加世界大战,关岛军事政府拒绝为该船添加动力和补给,但允许船上的德国船员们上岸。船员们在关岛停留了两年半,与岛上的居民们和平共处,直至191746日美国宣布参加一战。

 

巡洋舰SMS科尔莫朗对关岛甚至是美国历史来说,都有特殊的意义,作为一艘德国战舰这并不常见。它于1909年在德国的埃尔宾被建造成为俄罗斯商船队的一部分,作为客运、货运和邮递的工具。最初以俄罗斯的城市梁赞(Ryazan,也被拼写作Rjasan)命名。

 

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来临,俄罗斯和德国成为敌对方。191484日,梁赞号被德国的埃姆登号巡洋舰俘获,带回当时位于青岛胶州湾的中国殖民地,并利用另一艘被毁坏的战舰上的武器装备,改装成了一艘战舰。改装后的梁赞号焕然一新,也被赋予了新的名字:根据那艘受毁战舰的名字,它被命名为SMS科尔莫朗II号。

 

1914810日,SMS科尔莫朗II 号驶离青岛,前往南太平洋。途中它立刻被日本战舰当作目标,残酷地追击着穿过太平洋,直到1214日,科尔莫朗抵达关岛的阿普拉港,燃料耗尽,无路可走。

 

尽管美国当时没有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但与德国的关系也十分紧张,而且岛上燃煤储存有限。所以美国海军军官William J. Maxwell只提供给了科尔莫朗相当有限的燃煤,不足以支持它到达任何安全的地方。他不但拒绝提供充足的燃煤并支持科尔莫朗到达下一个安全的目的地,而且坚持要求科尔莫朗离开,否则将会被扣留。

 

无法离开,科尔莫朗II号只得滞留在阿普拉港,船员被限制不得不船。这种僵局一直在Maxwell和科尔莫朗船长K. Adalbert Zuckschwerdt之间持续了2年,直到前者生病被接替为止。继任长官William P. Cronan认为科尔莫朗的船员应该被更加友善的对待,允许他们离开船只,但他也不愿为战舰补充燃料。

 

这种新的友善关系维持了6个月,科尔莫朗的船员们在船上船下来去自由。船员们甚至在当地的查莫洛人当中小有名气,友谊的纽带变得坚实,直到191746日,美国正式宣布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

 

在这场和德国的战争中,关岛的海军官员Roy Smith下令让科尔莫朗的船长向他的战舰投降。与其如此,Zuckschwerdt船长不愿如此,决定不如将船炸沉到港口的底部。他指挥自己的舰队上岸,但是不幸的是,当船沉没的时候,还有7位个船员在船上。7人都,一起随之沉入海洋,最后只有6人的尸体被找到。尽管当时还在战争期间仍在战时,但因为在关岛人民和舰队的深厚友谊下,排除规定,最后在阿加尼亚海军墓地为水手们举办了一个庄严完整的军事葬礼。他们的坟墓现在依然在那里,并竖立着并且环绕着SMS 科尔莫朗的纪念碑。其他船队成员作为战犯被送到了美国,但是在战争结束时返回了德国。

 

SMS 科尔莫朗II号就躺在距离它110英尺深的地方。在世界第一次大一战的尾声结束时,美国海军在船上引导了一次救助作业并且重新挖掘了船上的金钟。钟被运到位于美国马里兰州首府安纳波利斯的美国海军学院博物馆,但令人遗憾的是被不幸被窃偷了。潜水员们在近年来发现了越来越多科尔莫朗留下来的遗物,很多都被捐赠给了关岛皮提(Piti)的国家公园。